正在加載數據... 教育資源 | 公文簽收 | 澧縣教育| 網站地圖
您現在的位置: 澧縣第二中學>> 學生天地>> 校園閱讀>>正文內容

校園閱讀

那邊有條河

湖南省澧縣第二中學1916

作者:陳章怡

指導老師:張倩

太陽不甘不愿的從層層疊疊的云霧后移出頭,才得以讓微薄的、淡的光輝照在這座普通的小鎮。要知道陽光已經十幾年沒有眷顧過這片被人遺忘的土地

但這并不是一個明朗的開端。明朗是廖廓的天穹白云,是呷一口便唇齒留香的奶昔和鳥兒清脆的呢喃,而不是在這樣一個充斥油漬的、骯臟的小鎮,她嗤笑一聲,挺直了身子,習慣性去打開窗欞,撲面而來的即是潮濕的空氣和令人作嘔的腥味,黏黏的沿著鼻膜涌上大腦,甚至令人有一瞬的窒息感。辛子只覺得胃里一陣翻滾,她躬下腰,忍不住低聲咒罵了幾句。

?“簡直不是人住的!”

大片的灰塵從窗架上掉落,在勉強透過窗簾的幾束陽光中游動。母親不在家。辛子快速穿好鞋,下了樓。路邊有工人在修著街燈,面無表情的,仿若舞臺上被人操縱的木偶。

明明是白天,鎮子里卻沒什么生氣。窗子都是緊閉的,路邊的仕物堆積成山,少有幾扇敞著的朽木門如同個個悲憫的信徒,張著嘴哀求上帝垂憐。

路是不完整的,深色的磚塊鋪了一半,便像被人遺忘了一般七零八落的碼在雜物堆里,湊成一副不健全的大作,幾個年過花甲的老人坐在雜物堆中,手上拿著吸煙的長槍。

“最近總不太平…”另一個老人反駁他:“哪次太平過?就那條河,得讓他安靜點,夜里的水聲……”

?“什么河?”辛子不自覺地問。

老人吐了一口云霧,瞇著眼睛打量她一番,忍不住嘟囔了一句“外地人”,又拿出一直屈在胸脯上瘦骨嶙峋的手,往那邊輕輕一指。

“那邊,有條河。”

“不過你可得小心,”老人刻意壓低了聲線,口中卻談著似乎與之無關的話題,“隔壁的楊老最近不……”

兀的,聲音戛然而止。

辛子奇怪地順著他們的目光望去,煙云淡卻,她才看清對面窗子后的一張老男人的臉。那張臉上密密麻麻布滿了褶子,一雙混沌的眼珠子,波瀾不驚,只是幽幽地望過來,直直地盯著辛子。辛子想起自己以前養過的一條金魚,那可憐的小生命,翻著魚肚白浮于水面時也是這樣的眼神,兩只圓珠子圓瞪著,又死氣沉沉。不經意的對視本就使人不自在,現在卻讓辛子有種被毒蛇盯上的錯覺。花斑蛇吐著蛇信子注視著她僵硬的轉身,冰冷的目光跟在她身后。老人們不再吭聲,辛子落荒一般逃回了家。

母親回來時,天已全黑。辛子睡了一覺剛醒,坐在床上愣愣地看著她。這女人一邊用手梳著頭發,一邊自顧自地說:“最近鎮子很亂,你要注意安全。”“安全,你每天都去哪了?還知道我的安全?”辛子站起身,冷不丁來了一句。不知是因為那個男人,又或者是因為小鎮本身,她對這個帶她來小鎮的人,態度惡劣至極。

“我要賺錢,不然怎么養活你?你知道什么?”母親吼了起來。“你和我說過什么?哼,你總是這樣,怪不得你的丈夫都不要你了,連你的丈夫都……”

一字一句,讓人宛如置身冰窖

?“啪!”女人抬手

一個耳光,仿佛打掉了所有的親情

時間凝固在這一剎那,子腦海中一片混亂,只聽見一個聲音叫嚷著,離開,離開這里。

“辛子!”母親大叫起來,可她已經來不及阻攔,辛子已經奪門而出。

她要去哪?連她自己都知道。這時候辛子已經不管不顧了,所有的委屈都噴薄而上,化為不知源頭的眼淚。身軀陷入一片夜色,直到一個踉蹌,她才停下腳步,雙眼紅腫著,茫然地看著周身。

路的盡頭是那盞破敗的街燈。燈光閃閃爍爍,偶爾發出“吱呀”一聲,燈罩全然偏離軌道,搖搖欲墜。瘦長的陰影在明滅中逐漸扭曲,以奇異的的姿態迎接新生。“噠噠、噠噠,”腳步聲輕柔地踏下,又清脆地,在黑色的天河中激起點點漣漪。不知源頭的風吟唱著低沉的曲調,凄涼的,悠然而過整條街道。

辛子開始怕了,她腳下是凌亂排列著的磚頭,沒有一絲活物。她開始向前跑,朝著河的方向。

云霧終于被撥開,月亮現了出來。辛子蹲在河邊,麻木般看著這一切。粼粼的水面上突然閃過一抹紅色。那是什么?她瞪大了雙目。

背后一涼,一個影子在辛子腳下重疊,她驚恐地回頭,看到那張長滿皺紋的臉上波瀾不驚幽深的瞳孔。黑色塑料袋中掉落的球狀的物品,骨碌骨碌一滾到她腳邊。

……

“那邊是什么?”

“那邊,有一條河。”他們說。

這個外地人并不在意。他對自己的生活充滿了希望。即使在這樣一個小鎮

想著他朝樓上一直朝他看的老男熱情地揮了揮手。

他一定也是個孤獨的人吧。

這個外地人理所當然想。


免费看片的app软件下载-理论片精品推荐-一区二区=区-欧美韩国日本三级在线-女s女m交友